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绘灵呢?”陆高鸿在明台待了一会儿之后,只觉得头疼欲裂,回到府中后见陆夫人和陆琛都在,独独不见陆绘灵,便随口问了一句。

  陆夫人替陆高鸿轻揉头部,一边说道:“绘灵最近可乖巧了,一直在府中读书写字,都不常出门,酒更是不喝了。”

  “嗯。”陆高鸿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陆高鸿特地从钦天监选圣女的名单中将陆绘灵的画像撤了下来,他担心陆绘灵在三军和圣上面前出丑,况且此次挂帅出征的是她心心念念的靖王爷,与其出去出丑被刷下来,还不如早早的就不去竞选呢。

  他心里正烦着齐景钦挂帅之事,齐景钦挂帅出征,加上梁风眠鼎力相助,巣州之战就算艰难险阻也必定大捷而归,当然,陆高鸿也希望此战役获胜,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好事。

  可等到齐景钦凯旋而归的那日,太子处境就危险了,不说皇上心之所向了,朝臣也定然弹劾太子,推举齐景钦为储君。

  到那时,就算陆高鸿与蜀中王以死相逼,皇上怕是也不会再听一句了。

  一边是勤政向上,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的靖王爷;一边是能力不足,昏庸无能的太子。饶是陆高鸿不是他舅舅的话,他也会选择齐景钦的。

  然而陆芙霜死前曾将齐景炀托付给陆高鸿,嘱咐他定然要拼尽全力保全他的太子之位,这也是保全陆芙霜身为皇后死前最后的体面。

  他是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太子登上帝位的,这不仅是为了完成先后临终嘱咐,也是为了振兴陆氏一族!

  可如今齐景钦大功在捷,饶是陆高鸿,此时也想不出来怎么才能帮到太子齐景炀。

  陆夫人轻轻揉着陆高鸿的头部,看着陆高鸿头上渐渐斑白的发髻,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爷,于儿女之事就少操心一点儿吧,您看您,明明年纪也不是很大,头发都快白一半了。”

  陆高鸿摇摇头,抬手牵住陆夫人的手,说道:“如今我已经不对我们这对儿女抱有任何期待了,只希望他们能平安喜乐。琛儿不愿意入朝为官,那我就努力给他创造一个可以放纵才华的平台和背景,如今他能安分守己,不在外给我惹事,我已经很高兴了。”

  陆夫人坐在他旁边,手掌放在他的手心,一如多年前新婚夜,他牵着她的手许下相濡以沫的誓言。

  “那老爷如今还在烦什么呢?”陆夫人一脸关切的问道。

  “太子景炀,和女儿绘灵。”陆高鸿叹了一口气,紧紧握着陆夫人的手。

  陆夫人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太子景炀一直都是他们手中烫手的山芋,说的难听一些便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绘灵最近不是很好吗?老爷在担心什么呢?”陆夫人不解的问道。

  “唉…”陆高鸿摇摇头,站起身来,“她在哪儿,我去看看她。”

  “此时应该在后院练舞。”陆夫人也跟着站起身,要同他一起去。

  陆高鸿摆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去。”

  ◎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

  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

  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

  越艳罢前溪,吴姬停自苕。

  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

  低回莲破浪,凌乱雪廪风。

  堕珥时流盼,修裾欲朔空。

  唯秋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

  刚到后院,就听见陆绘灵的歌声。

  秋风落叶间,陆绘灵长发齐腰披散下来,头顶只束了一个简单的飞仙发髻,用一支以南珠的黛玉簪固定着,她身着月白色锦服,长长的水袖随着她轻盈的舞姿翩然的在空中飘舞着。

  月白锦服轻盈浅薄,隐约间能看到陆绘灵隐藏在锦服之下曼妙的身段,脚腕上戴着一串银铃脚链,翩然起舞间,铃铛随着她舞动的节奏轻轻的摇晃。

  陆高鸿在花廊下看着她,银杏枫叶正值落下的时节,秋风将落叶唤起于她伴舞,好似一个优美曼妙的仙子下了凡间,在翩然落叶中起兴舞蹈。

  陆绘灵一个转身,长发在空中飞舞成一个好看的弧线,她用水袖遮住自己娇媚的容颜,一副怀抱琵琶半遮面的模样,低眉转目间,仿佛要挠动着全天下男人的心。

  陆高鸿惊呆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已经长大的女儿,恍惚间,他从陆绘灵的身上看见了死去的妹妹陆芙霜的影子。

  在几年前,陆芙霜在除夕夜起舞于皇宫瑶池的一片方舟之上,舞姿轻盈,惊艳了众人,陆芙霜令皇上一直念念不忘的原因,便也是她精湛绝伦的舞姿,宛若天人。

  陆绘灵正舞到兴起,一个转身却瞧见花廊下有人,她仔细一看,连忙跪下行礼:“爹爹。”

  陆高鸿眼眶都湿润了,他在女儿的身上看见了死去的妹妹的身影,他连忙转身避开陆绘灵的目光,暗自擦拭眼角的泪珠,转而回过神,对陆绘灵说道:“为父来看看你。”

  陆绘灵不解其意,提着裙子挽着水袖就朝陆高鸿走去:“爹爹在哭吗?”

  在陆绘灵的印象里,爹爹虽身为文人墨客,有着极为细腻的心思,可他绝不如以往有些文人一般懦弱,他有着比山脊还要坚韧的精神,她还从未见爹爹哭过。

  陆高鸿吸了吸鼻子,抬手擦了擦眼睛,笑道:“没有,秋风太大了,吹起沙子迷了眼睛。”

  他看着陆绘灵一脸疑惑的样子就知道瞒不过她,便也不想再解释,随而转移一个话题:“怎么突然跳起舞来了。”

  说到这事儿陆绘灵可沮丧了,她随意的坐在花廊下的条栏上,说道:“最近战事吃紧,街上人心惶惶,女儿无聊死了。听闻三日后齐景钦行军出征,十万大军啊,皇上定是会在明台之上为军践行的,我还以为钦天监能选上我做圣女,便在府中苦练舞艺,谁知道选了秦瑞兰都没选上我。可把我郁闷坏了,若是我能在大军前起舞,定教那齐景钦后悔娶的女子不是我!”

  陆绘灵赌气般将手边的落叶捡起,随意撕碎了跑出去。

  陆高鸿有些惊讶,他不知道陆绘灵会因为这种事不高兴,可如今圣女名额都已经满了。

  不对,方才他从明台校场回来时,听闻钦天监大人在四下寻找能在战鼓之上起舞的神女,是为此次祭典最万众瞩目的女子。

  陆高鸿看着坐在一旁赌气的陆绘灵,刚才看陆绘灵起舞,舞姿轻盈,宛若当年起舞于轻舟之上的皇后。

  皇上对皇后一直念念不忘,倘若看到了如此像先皇后的女子…

  陆高鸿看着陆绘灵,内心在挣扎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一方面是储君之位岌岌可危的太子齐景炀,另一方面是自己亲生女儿陆绘灵,他不敢赌…

  一番思想挣扎之后,陆高鸿选择了以牺牲女儿陆绘灵来成全稳定太子齐景炀的储君之位。

  “绘灵,倘若为父能让你做神女呢?”陆高鸿试探的问道。

  要让陆绘灵登上神台起舞,依着陆绘灵自身精妙绝伦的舞艺,于陆高鸿而言不过是张张嘴就能达成的事。

  陆绘灵缓缓抬头看向陆高鸿,疑惑的问道:“神女?”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01728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