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司南屏双手划水的速度实在比不过船桨,划了许久才进入莲花丛。

  “再往前一点儿!”梁焕卿使唤起司南屏来简直毫不客气。

  司南屏满脸黑线,好不情愿的按照她的指使划动着木船。

  顷刻间,小船上已经堆满了莲花和莲蓬,梁焕卿就连看到好看的莲叶也要随手摘一大捧。

  “王妃,够了吧,再摘就装不下了。”司南屏眼看着自己伸腿的地方都堆满了莲花,忙劝说道,“我们只需要莲蓬就好了,而且不需要这么多。”

  梁焕卿回头看了看小船里的她的战利品:“好像是有点多了。”

  司南屏满心以为她这么说就是要回去了,况且如今他体力不支,只单吃了几个梁焕卿觉得不太行的莲蓬不足以支撑他再继续划下去。

  谁知道梁焕卿对他笑了笑:“不过这是要做给王爷吃的东西,自然不能马虎,多摘一点回去仔细挑选一下。”

  “啊?”司南屏快要崩溃了。

  “啊什么啊,还不是因为你,非要跟我玩泼水,完了还把船桨丢下去了。”梁焕卿白了他一眼。

  没办法,只好继续划了。

  ◎

  月白在渡光亭内来回踱步,时不时探出身子去看看他们在哪儿,眼看着小船越划越远,早已经看不见了,可过了许久王妃和司先生还没回来,她不禁担心起来。

  “司先生也真是奇怪,好好的教王妃做银耳莲子羹做什么呢。”月白忍不住嘀咕。

  梁焕卿在家时就是众星捧月的娇气小姐,如今到了王府做了王妃,也是锦衣玉食不用担心的,王爷想吃银耳莲子羹,让私厨去做不就好了,司南屏何故要费老大劲去教她呢。

  别说月白觉得奇怪了,此时此刻就连司南屏自己都觉得自己行为异常了,他本该在书房看书卷,时不时与几位好友手谈一局的闲散公子,何故如此作死,给自己找麻烦,看着梁焕卿这副认真的样子,怕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棹棋正捧着齐景钦要用的案牍往书房走,此时齐景钦已随着下州府巡查的大部队往上京方向回来,然而近日来皇上身体日渐衰弱,有许多事都交由臣下和王爷去办,好几日都未上过早朝,故王爷一回来就要处理各种事情,棹棋便先行一步回上京替王爷取回要用的案牍。

  “月白!”待路过后花园渡光亭时,棹棋看到了一个心心念念的粉衣倩影,他喜出望外的大喊道,“月白——你在那儿做什么?”

  月白正担心着梁焕卿这么久还没回来,不安的在渡光亭来回踱步,只听远远一声呼唤,她闻声望去看到了棹棋,顿时欣喜若狂的朝他跑去:“棹棋!”

  棹棋开心的看着朝自己跑过来的小姑娘,他放下怀中抱着的案牍,对她张开双臂,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

  月白看到棹棋十分开心,梁焕卿有多久没见齐景钦,她就有多久没见棹棋了,她依偎在棹棋怀里,开心的笑着。

  “你在这儿做什么呀?王妃娘娘呢?”棹棋抚摸着月白的脑袋,关切的问道。

  他们二人是齐景钦和梁焕卿首肯的情侣,许久不见便是小别胜新婚般的恩爱。

  月白转身指了指那片莲池,说道:“司先生今日突然来邀我家小姐一同摘莲蓬,小船只能坐下两个人,他们现在正在湖中心呢,这许久都没回来,我还在想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司南屏找王妃摘莲蓬?不会吧?莫不是王妃觉得无聊…找司南屏的乐子?”棹棋算是了解司南屏的,他平时躲麻烦都躲不及,哪里会主动找梁焕卿一同摘莲蓬呢,想来也够荒诞的。

  “你说什么呢!我家小姐自从嫁入王府,恪尽妇道,担心别人说王府闲话,就连门都不出了,怎么还可能去找司南屏!”月白嘟着嘴,佯装生气的样子。

  棹棋尴尬的笑了笑,他总是与齐景钦出门在外,倒是不怎么关注府里的消息,只道是梁焕卿还同在闺中一样调皮捣蛋。

  “眼下哪里是关心这个的时候,王妃许久未归,又不识水性,难道不应该找人去看看吗?”月白看棹棋尴尬一笑,便气的捶了他一拳。

  棹棋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开始严肃起来,招来几个打杂的小厮,将案牍交到他们手上:“你们将这几份案牍放到王爷书房内。”

  说罢,便拉着月白上了另一条小船。

  ◎

  梁焕卿摘累了,眼看着小船里也装不下了,这下可把司南屏累坏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梁焕卿是越摘越兴奋的,还如同一个孩子一样不知疲倦。

  “王妃…”司南屏双臂酸痛不堪,“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梁焕卿看一向儒雅的司南屏如今卷着湿透了的袖子努力的划着水,样子固然可笑,可她还是十分有人性的心疼了一波:“好好好,我们休息一下吧。”

  她挑出两片宽大圆整的莲叶,摘去下面的茎叶,反盖在头上遮太阳,她递了一片给司南屏:“喏,这样不会太晒。”

  司南屏嫌弃的看了一眼:“不得体,不得体。”他堂堂一七尺男儿,怎么可以把绿色的莲叶遮在头顶,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梁焕卿知道他在嫌弃什么,于是掩嘴一笑说道:“你又没有心怡的姑娘,怕什么。”

  “不要。”司南屏义正言辞的拒绝。

  抬头看去,烈日灼灼虽十分刺眼,可司南屏还是不愿意遮上莲叶。

  这下可激起了梁焕卿的兴趣了,她慢慢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朝司南屏走去:“不要也不行,你今天,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小船失去了平衡,很快就开始摇摇晃晃了。

  “王妃!王妃!你别动啊!别过来!”司南屏如今已经够落魄了,他想着若是再掉入书中,就更加丢人,“梁焕卿!你给我停下!”

  “我不要!”梁焕卿慢慢的朝司南屏那一边挪过去,司南屏的反应更是让梁焕卿兴奋起来。

  司南屏没心思再和她开玩笑了,梁焕卿不会游水,又如此不肯听话,他得想尽办法护她周全:“梁焕卿!你给我停下!!船要翻了。”

  “你戴上我就听——啊!救命”梁焕卿还没说完,这小船应声翻倒,二人齐齐落入水中。

  “救命——”梁焕卿心慌了,方才摘的莲蓬全都浮在了水面上,她顾不得心疼,只拼命挥舞着双手。

  司南屏即使再不愿落水,如今也落下了,他水性不好,可顾全自己却绰绰有余,他看着在水里扑腾的梁焕卿,叹了一口气便朝她游去。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031791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