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成亲之后齐景钦公务缠身,忙的不行,好几次都留宿书房,有时出城办事几日不归,最近又不知去了哪里,身为人妻后的梁焕卿见自己相公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梁焕卿倚靠着渡光亭的柱子坐在栏杆上,天青色的裙摆随着她脚的晃动也摇摆个不停,即使身为人妻,位至王妃,她也依然喜欢这种娇嫩的颜色。

  池塘里开满了荷花,隐约还能听见蛙鸣声,天气实在太炎热了。

  梁焕卿鬓角因汗水而粘黏在额角上,使她眉头微皱些许烦闷,好在如今不再似女儿家时披散头发,瀑布一般的直发在后脑绾成一个发髻,端庄又大气。

  月白在一旁替她轻轻摇着扇子,心里也想着哪天去找一趟棹棋,问问王爷最近在忙些什么,眼看着自家小姐等王爷都快等成望夫石了。

  “月白…”梁焕卿趴在凭栏上,指尖轻轻划动平静的湖面,荡起一层一层的涟漪,“我好无聊啊…”

  月白轻声说道:“若不然回琳琅园休息吧,王爷派人放了冰块在那儿去暑,还放了冰镇的瓜果,眼下回去即可赏食,房里也凉快许多,比在外面好受,王妃的伤也才正愈合呢,伤筋动骨一百天,近日只顾着出来玩了,天气炎热更要注意……”

  “我都好的差不多了。”梁焕卿扭了扭肩膀,确实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月白还想再多说点什么时,一个伟岸儒雅的身影走进了渡光亭。

  梁焕卿只顾着趴在围栏上玩水,一副百般聊赖的模样,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走进来的人。

  月白看到了,连忙福手拘礼:“司先生。”

  司南屏笑着点点头。

  梁焕卿听见月白的声音,慵懒的回头看去,见是司南屏来了,她连忙起身,不动声色的理了理自己压皱了的衣摆,说道:“司先生来了。”

  司南屏拱手拘礼:“王妃福泽安康。”

  梁焕卿眼神飘忽不定,始终不肯直视司南屏,也不知是因为什么,自从嫁给齐景钦后,梁焕卿本能的疏远了一众男性。

  “嗯…”梁焕卿随意答应了一声,见司南屏没有离开的意思,便拉着月白要离开,“我累了,月白我们回去吧。”

  月白在一旁也看出了梁焕卿的尴尬,应了一声后便上前要去扶梁焕卿。

  等二人走下渡光亭时,司南屏好似无意说了一句:“这盛夏满塘的荷莲,是王爷的最爱。听闻王爷幼年时便极爱荷莲,盛夏时分,每日都要吃上一碗银耳莲子羹才行。”

  一说起靖王爷,梁焕卿便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司南屏。

  司南屏笑了笑:“近日天气炎热,王爷公务繁忙,倘若能喝上一碗银耳莲子羹,想来便是极美的。”

  堂堂天朝亲王,怎么可能喝一碗银耳莲子羹都成了奢侈呢?

  梁焕卿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却丝毫不愿说话。

  “王妃有所不知,王爷幼年时极爱梅妃娘娘做的莲子羹,那时王爷尚且在仪春殿与梅妃娘娘同住,梅妃娘娘爱子如命,每每盛夏时分都会去清荷园亲自采摘当日最新鲜的莲子给王爷做汤喝,梅妃娘娘做的银耳莲子羹与常人做的不同,自从王爷被赐府邸便搬出了皇宫,再想找到与娘娘做的味道相媲美的银耳莲子羹时却十分困难。听闻梅妃娘娘做羹汤是有一种秘方的。”

  听闻银耳莲子羹是齐景钦的心头之好,梁焕卿犹豫了一会儿,上前问道:“先生这么说想来是知道那银耳莲子羹的秘方了。”

  她跃跃欲试,想要亲手做出齐景钦爱喝的羹汤。

  月白在她身后听了这话后难免觉得有一些诧异,毕竟梁焕卿往年在将军府时,十指不沾阳春水,是众星捧月般长大的大小姐,如今却想洗手作羹汤。

  司南屏呵呵一笑,点点头说道:“从前夏天时听王爷说起过,说梅妃娘娘的做法是按古籍《食经》上面的记载所做的。恰逢司某人近日闲暇之余翻阅过《食经》,若是耐心钻研一番,必定能做出与梅妃娘娘相同的口味。”

  梁焕卿说道:“就算…我做出了王爷想喝的羹汤,如今也见不到他的人呀。”

  司南屏说道:“王爷近日去下州府考察,明日便要回来了。”

  “明日?!”梁焕卿情绪有些激动,“真的吗?王爷回府吗?”

  梁焕卿欣喜若狂,上前抓住司南屏的衣袖,确定的再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司南屏笑着点点头:“属实。王妃不理朝政,王爷便没与您说起过,临行前曾交代了归时日期,掐指算算便就是明日了。”

  他边说着,还指了指被攥住的衣袖。

  梁焕卿尴尬的松开司南屏的衣袖,有些气馁的叹了一口气:“王爷从不与我说这些,出行的事还是棹棋同月白说了之后才转达我的。”

  做了这个王妃之后,她待在陌生的环境里,不能与在将军府一般那么造次;瑞兰姐姐不能常进出王府,怕遭人诟病;出行时也要顾虑王府的颜面,不能强出头,不能放肆笑,不能进出酒楼,时刻要端着王妃的礼仪,不然便是置天家颜面于不顾;推脱不掉的夫人茶会,每个人都表里不一,却要强颜欢笑,假意其乐融融的样子。

  不能时刻见到自己的夫君,不能常住将军府,这广袤天地仿佛只剩她一人独自前行,空荡荡的。

  “王妃多虑了。”司南屏安慰道,“王爷公务繁忙,可也时刻惦念着王妃,若是有空,便会去看您的。”

  月白心疼的看着梁焕卿,她身为梁焕卿的贴身婢女,从小同梁焕卿一起长大,最是知道梁焕卿的心性。

  她天生爱笑爱闹,没有一刻是愿意消停的,自从做了王妃后,她变得少言寡语,行差踏步皆小心翼翼,生恐失了王爷的面子,她开始成天叹气,面上浮现着与年纪不相当的疲倦。

  “那明日王爷回来了,我便做银耳莲子羹给他喝吧。”梁焕卿故作爽朗的笑了笑,将烦恼抛在脑后,“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司南屏点点头,笑道:“王妃用心良苦,王爷定然感念在心。”

  随后,他牵出一条小船:“做银耳莲子羹,其中莲子是最为重要的,王爷素来喜爱吃新鲜莲子,府中别的没有,湖心莲子是为上乘。”

  梁焕卿搭着司南屏的手走上了小船,小船太小了,只能同时载着两个人:“月白你且在渡光亭等着,我们去去就来。”

  说着,司南屏便轻车熟路的晃着小船游至湖心。

  一路水光潋滟晴方好,湖面波光粼粼,反射光线在梁焕卿脸上,使她睁不开眼睛,她用手帕稍微遮住眼睛,小船轻轻拨开水面,荡起涟漪,湖底的鱼儿冒出头来吐泡泡,梁焕卿将手放在水中,享受着夏日的乐趣。

  司南屏慢慢划着小船,看着与自己对坐的梁焕卿,她笑魇如花,一如往昔女儿时。

  本意便是听闻梁焕卿近日消沉至极,想着找个乐子让她开心,眼下看来是达到了目的。

  司南屏眼神转向湖面,微微眯着双眼。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033691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