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天色已晚,从门缝中看不真切,一个个在上京有头有脸的人物个个撅着屁股趴在门上听着。

  过了许久,司南屏说道:“他们不会就这么睡下了吧?”

  秦瑞兰看了他一眼,道:“今儿他们都累一天了,自然是要早早睡下的,我们还在这儿干嘛呀,都回去吧。”

  京中太傅之孙池星笑了笑,道:“王爷从念书起就一本正经,想来是不谙此道,早知如此,婚前该由我带着去怡红院逛逛的。”

  秦瑞兰等一众女眷一脸黑线,这还是第一次从书香门第子弟口中听到如此不羁的话,也不知池太傅听了这话会不会气的吹胡子瞪眼。

  身后几个与池星相熟的世子都笑话他,闹着要告知太傅,池星最怕他爷爷了,忙着和几个世子们狡辩是为了王爷好,一时间,洞房外倒比洞房内热闹。

  喝过合欢酒后,齐景钦和梁焕卿便坐在床沿边上。

  与婚服同色的喜帐一层一层挂在床栏上,无数璎珞宝玉垂在一边,床上换了新的被面,上面以金丝银线织造了一副鸳鸯戏水图,生动灵巧。

  两只白玉瓷枕光滑圆润,下方压了一只从云霄寺求来的育子符,床的四角分别放着桂圆红枣,取早生贵子之意,掀开喜被还能看到床的正中放着一块儿明黄色的落红帕。

  梁焕卿看到这儿脸就红了,连忙别开脸去不再看,喜娘不是没教过她,可正要经历时,却还是会感到害羞。

  门外动静他们在屋内听得一清二楚,身为池星同窗好友,齐景钦不禁脸红起来,梁焕卿也下意识的看向他,瞟见他脸颊飞起红晕,便也忍不住噗嗤一笑。

  齐景钦尴尬的用手摩挲着膝盖,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梁焕卿说道:“今天累吗?想不想睡觉了?”

  因着明天一早新妇还要进宫请安,况且梁焕卿身上还有伤,齐景钦担心她体力不支,关切的问了一句。

  梁焕卿这时紧张了一天的神经才稍稍放下,方才王爷在与府中宾客觥筹交错时,她让月白在琳琅园内看着,自己在屋内倚着床栏小憩了一会儿。

  “眼下还不觉得累。”她不知齐景钦要做什么,便如是说道。

  齐景钦听后,起身放下床栏两侧被金钩揽起的床幔和璎珞,对梁焕卿伸出了手,笑出了两颗不太明显的虎牙。

  梁焕卿不知他要做什么,便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想不想去放花灯?”齐景钦笑道。

  他曾在上元那夜在画舫上看梁焕卿放下过一只花灯,花灯摇摇晃晃的在湖面上飘着,他能看见她眼底的沉重,一反平日里活泼调皮的大小姐模样,后来派人打捞起湖面的数百只花灯,认出了她手写的那一只,才明白那上面的故事。

  “花灯?”梁焕卿问道。

  还不等她多问,齐景钦推开了窗户,一只脚跨了出去,坐在窗栏上对梁焕卿伸出手:“来,本王扶着你。”

  梁焕卿一听放花灯便跃跃欲试,但又带着几分顾虑看向门外,影影幢幢的人还没离开。

  “没事,喜烛彻夜燃到天明,帷帐放下他们不会发现的。”齐景钦看出了她的担心,笑着安慰道,“天色已晚,听不到什么动静,饶是秦小姐也会劝他们回去的。不用担心。”

  梁焕卿犹豫了一会儿,将手坚定的放在他的掌心,二人目光交错,世间所有流言蜚语都侵扰不进来。

  齐景钦牵着她,一路绕过王府的侍卫,跑出琳琅园,穿过栀子林,路过渡光亭,跑过了今日拜堂的华堂,那里的红毯还未撤走,地上横七竖八摆放着数十个酒坛子,王府门外的鞭炮屑和仕女飘洒的花瓣还在,一大群奴才正连夜打扫,在天亮之后,又是威严庄重的靖王府。

  他们穿过嘈杂的人群,跑出王府,打扫喜宴的奴才们都埋头做事没有发现,梁焕卿越跑越觉得自由快乐,她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跑了一会儿后,她慢慢停住脚步:“不行了王爷…我太累了…”

  齐景钦回头,看了她一会儿,便伸手拆下她头上的凤冠凤钗和金簪,褪下她手上戴着的手镯,梁焕卿见了,也跟着摘下脖颈上挂着的玉珠,笑道:“这样就轻松多了。”

  他们私自跑出门,别人发现不了,王府暗卫自然是一路跟着的,他们见王爷王妃随意将价值连城的珠宝丢下,便满脸黑线的过去捡起来收好,这要是第二天被人发现,梅妃可要好一顿训斥王爷了。

  齐景钦自然也知道有人跟着才这么肆无忌惮。

  等到全身金银珠宝都褪下后,他们继续往湖边走去。

  今夜的上京城,静谧平和,狂欢了一天的百姓都早早按宵禁回家休息了,只剩下巡逻的京兆府官兵在街上来回走动。

  快临近湖边时,齐景钦从袖中拿出一条布帛,对梁焕卿说道:“遮住眼睛。”

  看他如此娴熟的样子,看来是早有准备了。

  梁焕卿不知为何意,但也愿意听齐景钦的安排,半信半疑的绑上布帛,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使梁焕卿有些慌张,她伸手在黑暗中摩挲:“王爷…”

  齐景钦笑了笑,从她身后拥着她,扶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别担心,我在。”

  齐景钦慢慢的扶着梁焕卿走到湖边,湖边早就停好了一只豪华的画舫,上面灯盏无数,放着百花盆栽。

  他扶着梁焕卿慢慢登上画舫,梁焕卿感到地动山摇,有些害怕的紧紧攥住齐景钦的手掌:“王爷…我…”

  齐景钦笑了笑,也紧紧攥住她的手:“别怕。”

  待到二人在画舫中坐定,早已经安排好了的船夫慢慢将画舫摇到湖中心。

  湖心停着数十只小画舫,亮着暖灯,上面各坐着一名船夫和商女,一见齐景钦的大画舫来了,便按照吩咐将早就准备好了的花灯点燃放在湖面上。

  一时间,幽黑波动的湖面犹如无边夜色,盏盏花灯好似点点繁星,蜿蜒曲折的护城河从这片湖水开始,流淌成了一条人间银河。

  “王爷,能摘下了吗?”梁焕卿仿佛听见了一丝动静,耐不住心中好奇,便问道。

  齐景钦看了看湖面,一如他所想一般美好,他亲手摘下梁焕卿眼睛上的布帛,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了。”

  梁焕卿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犹如星河的湖面,一盏盏莲灯在湖面绽放,流连婉转的盘旋。

  她的眼睛被这一盏盏莲灯吸引,不知不觉热泪盈眶,这时她的一双含波美目也成了星河点点,与天上,与湖面的星河争奇斗艳。

  她看向齐景钦,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哭出声,可眼睛不自觉的流出两行热泪,她声音颤抖,不可置信的问道:“王爷,这…”

  “送你的。”齐景钦笑着替她抹去泪水,从舫中取出两只精致的莲灯,上面写着百年好合,他递了一只给梁焕卿,说道,“要放一只吗?”

  梁焕卿吸了吸鼻子,点点头,破涕为笑:“要。”

  她接过莲灯,提着裙子缓缓蹲下,将莲灯放在水中,手伸进水里挡出层层涟漪,推着莲灯飘向远方。

  一只莲灯飘了过来,她无意中看见上面题字——愿吾妻焕卿岁岁平安喜乐。

  她感到错愕,再抬眼看向别的莲灯时,上面写着同样的蝇头小楷,她认得出,这是王爷的笔迹。

  湖面莲灯数千盏之多,每一盏莲灯都由他亲手题字,亲手将愿望写入莲灯,她仿佛能看见,在四下无人的深夜,他熬了几个晚上认真的在莲灯上写下这一连串祝福,只为这一晚送她的惊喜。

  梁焕卿的心瞬间被融化了,她眼泪止不住的流。

  无论往常如何,有过多少误会,这皓然天地间,梁焕卿此时此刻,却只想与身侧之人长相厮守。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05026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