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眼看太阳就快要落山了,傅元带着京兆府的衙役们将附近翻了个底朝天,就连着火的树林都翻了个遍,除了几具烧得不成样的尸体外,其余的什么也没找到。

  看着被拖出来摆放整齐的尸体,傅元陷入了沉思,他想从里面看到梁焕卿的尸体,也算是给梁大将军一个交代,可又害怕看到出现梁焕卿的尸体,这意味着他的仕途就将止步于此了。

  傅元左思右想还是没能想出个好的托辞,他看着这些尸体也觉得烦闷,怎么自己刚得到提拔上任不久,就遇到了这千载难逢的祸事,怕是今日出门没看黄历,倘若早早请辞便也没这么多事儿了!

  “哎!将这几个穿军服的尸体摆好用板车拖回去,也算是给梁大将军一个交代,这可都是梁家家臣啊…其余这一堆黑衣贼人的尸体…嗯…码好也给拖回去吧!”傅元沉思许久,想不出个对策,只得甩袖给属下吩咐一下事宜,自己上马等着打道回府。

  看着下属们手忙脚乱的收拾残局,傅元泄气了一般趴在马背上,迎着远处浑圆西下的夕阳,心中感慨自己的仕途也许就如同这太阳一样慢慢隐入山谷,却再也不会升起了。

  傅元想着,索性回上京后也要接受处罚,皇上肯定已经知道了,定会治自己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与其如此,倒不如从现在开始便什么也不想了,上京的早春,郊外风景极佳,傅元看着此时此刻的美景,将郁闷的心情暂时搁置,趴在马背上欣赏着美好的景致,既惬意,又颓废。

  突然,傅元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犹如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正朝着自己靠近,他登时直立起身子朝远处看去。

  这不看还没什么,一看倒教傅元吓得险些摔下马,身后的衙役连忙扶住傅元大人,说道:“大人您可悠着点儿啊!若是您再出个什么事,教属下怎么是好。”

  傅元哆哆嗦嗦的指着前方,揪着衙役的领子,说道:“你快看看,快看看,是不是本官看错了,你快看看是谁来了?”

  那衙役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傅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这一看连他也吓得够呛,他揉了揉眼睛,想要仔细看看清楚,在确定自己没看差后,对傅元说道:“大…大人,这,这可是梁寂将军?”

  在上京城中,梁寂是一个翩翩公子的形象,待人温和有礼,年轻有为,武艺高强,足智多谋,饶是武将出身,却也是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曾有藩王府的郡主、天朝附属部落的公主格格心悦于他,特意进京送礼,愿与建威大将军府联姻。

  梁寂也是与靖王一同名满天下的世家公子,奈何梁寂一心只为江山社稷,满门心思只热衷于习武立功,上阵杀敌。

  在百姓眼中,他是为国为民的好将军,在倾慕于他的女子眼中,他是举世无双的好儿郎。

  可在庙堂之中,在天朝为官的大人们都知道,这个梁寂,是比他父亲梁风眠更不好惹的人物。

  从前江州大水,整个江州府一片混乱,民不聊生不说,饶是江州的整个官场都是乌烟瘴气。

  天朝连派几名钦差大人前去治理整顿,可奈何还是治标不治本,江州府上下串通一气,贪污朝廷拨下的救灾款,弃衣食父母于漫天大水中,使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梁寂将军听闻此事后,主动请缨,率领梁家军驻守江州十月有余,将江州府官场连根拔起,还查出了几个在上京城官场的高官贵子,一连端了附近几个与官府同流合污的商行钱庄,亲自率兵治理大水,还江州百姓一个安宁的生活。

  此番行为,肃清了官场上的不良风气,使两袖清风的好官得以生存,让贪污枉法的狗官死得其所。

  傅元上任才几个月,还未曾有过什么违背天地良心的事,可就是这玩忽职守一项罪名,就够让梁寂大动肝火了,更何况,此次遇害的是他的胞妹梁焕卿。

  那衙役连忙让其他弟兄放下手上的活儿,跟着傅元一起列成队迎接梁寂。

  梁寂远远便看到了那被烧得直冒黑烟的树林,便加快了行军步伐,齐望舒和秦瑞兰对视一眼,也赶紧跟了上去。

  “下官参加将军…”傅元见梁寂他们已到了跟前,连忙颤颤巍巍的跪下行礼。

  梁寂勒住缰绳,在京兆府衙役前停下,皱着眉厉声问道:“可曾有小姐踪迹?”

  “回…回将军,下官带着这群衙役们将此处翻了个底朝天,就连云霄寺下官也差人去问过了,沿途也仔仔细细搜寻了许久,除了那几具尸首外,下官再无其他发现。下官无能,下官该死,还望…还望将军恕罪!”傅元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可有再看到过靖王爷?”齐望舒看到那一大堆黑衣人的尸体,便知道来者不善,此次刺杀的贼人一定特别多,皇兄身穿朝服,未曾带一名随从,恐遭遇不测。

  傅元自觉疑惑,怎么会有一女子的声音,抬头一看,原来是当今皇上和梅妃娘娘的掌上明珠——望舒长公主。

  傅元曾在秋季殿试时在宫中有幸见过望舒公主,便连忙回答道:“微臣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公主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齐望舒翻身下马,走到傅元跟前,问道:“可曾再见过靖王爷?”

  傅元趴在地上不敢直起身子,听到公主发问,不由得心下一紧,但还是得老老实实回答道:“微臣该死,没能保护好王爷。微臣带人赶来时,树林着了大火,微臣只在林外找到王爷骑的那匹马,派人进去找寻时,已然不见王爷踪影。”

  齐望舒看向坐在马上的梁寂,眼神中带着疑问和无助。

  她自小长在宫中,在母妃和皇兄的庇佑下长大,后宫常有暗箭伤人的事情,那时太子的亲生母亲,皇后还未曾离世,人前端庄贤淑的皇后总是针对梅妃。

  大人们的事总是异常复杂,好在齐景钦和齐望舒是难能活下来的皇嗣贵胄,皇后总不敢对她们下毒手。

  在母妃忙着和皇后明争暗斗的时候,皇兄总会带着她去玩,在深宫后苑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她一个完美的童年。

  齐望舒想到这儿,看向梁寂的眼神中含着些许泪光。

  美人落泪本就是最大的罪过,梁寂此时此刻能与她感同身受,于是他沉思片刻,对傅元等人说道:“你们且带着这些尸体先回上京,同圣上汇报一下我们的情况,再给营中梁大将军传个信。”

  傅元瞬间像是找到了指引方向一般点头如捣蒜,连忙答应着,招呼手下去拉尸体,趁着梁寂将军还未动怒,赶忙逃走。

  梁寂看向齐望舒,说道:“放心,我会替你找到他的。”

  只单单这一句话,便让齐望舒安心下来,她点点头,翻身上马,愿听从梁寂调遣。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086444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