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此时梅妃的寝殿中,梅妃在听闻梁焕卿遇害、齐景钦失踪、齐望舒又跟着军队出城的事后焦急的不行,一直在寝殿中来回踱步,不停的派人去勤政殿打探消息。

  深宫后院消息闭塞,梅妃娘娘在上京城中又毫无根基,好在平日对下人极好,勤政殿的何公公受恩于梅妃,往常朝中有些什么关于靖王爷的事也愿意告知梅妃。

  等到去打探消息的太监荣福回来时,梅妃飞也似的快步走向他,荣福还来不及行礼,梅妃就急匆匆的问道:“可曾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荣福从勤政殿一路跑过来,还未来得及喘一口气,梅妃见他磨磨唧唧的样子,耐不住责问道:“你快说呀!这眼看着太阳就落山了,钦儿和焕卿都出了事,望舒也未回宫,如今一点消息也没有,怎能教本宫安心啊!”

  荣福喘着粗气,弯着身子跟在梅妃身边,说道:“娘娘莫急,方才奴才到勤政殿的时候,恰好太子殿下和建威大将军从里边出来,奴才就赶紧去问何主管,何主管说,皇上已经知道了,梁寂将军带兵出城去找小姐,有他带着公主不会有事的。最主要的是,京兆府尹傅元大人失职受处分,太子现在掌管着上京城的安防,王爷至今下落不明。”

  “棹棋呢?!王爷出事,棹棋怎么连个人都见不到了!”梅妃娘娘听闻王爷至今下落不明的消息,脑中有如响起一声巨雷,吓得她站不住脚,殿中伺候的云惜姑姑忙扶住梅妃娘娘,这才不至于让她摔倒。

  荣福跪在地上,双手匍匐在地,闷声说道:“棹棋公子受王爷命令护送几位一同去云霄寺祈福的姑娘们回府,眼下应该是在建威大将军府。”

  梅妃娘娘脑中一片空白,瞬间孤立无援,面色苍白凝重,像是老了十几岁一样。

  她在宫中与其他妃嫔明争暗斗数十载,出身并不高贵的她唯一的筹码便是替皇上生下了一儿一女,齐景钦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才华人品名满天下,是以众位世子公子之榜样,梅妃生怕他出事,不允他上战场、立赫功,饶是在官场文职中处事,也远远胜于太子数筹。

  她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父兄族人皆在离上京数千里外的秦淮,不说给京中的她一丝帮助和支撑,在秦淮天灾瘟疫时,皇上欲降罪于身为秦淮首府的爹爹,还是她苦苦在勤政殿跪了两天两夜,才得以保全族人性命。

  她为了谋划齐景钦的仕途苦心孤诣的求皇帝赐婚,目的就是为了给齐景钦一个可靠的后盾,也给自己的晚年奠定一个结实的基础,无论以后齐景钦能不能称帝,梁家总归不会衰败,即使齐景炀登基,他还是得靠着梁家稳定疆业。

  可如今,梁焕卿遇害,齐景钦失踪,梅妃顿时失去了方向。

  云惜姑姑忙扶着梅妃进殿休息,一边替她捏着肩膀一边说道:“娘娘莫急,这不才过去几个时辰吗,皇上和大将军已经派人去搜救了,相信王爷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说不定这会儿正在哪个安全的地方等待救援呢!早听闻梁家小姐聪慧机敏,区区几个悍匪而已,梁小姐身为将门之后,那会怎么容易就被……再说王爷,也是奴婢自幼看着长大的,他不仅有着过人的才识,武艺也高强到不输任何世家公子,娘娘且放宽心,他们回来只是时间问题……”

  “好了云惜,你别再说了,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且差人传本宫口谕给梁寂将军,托他替本宫照顾好望舒,眼下几个孩子都出了事,她可别再有什么事了。”梅妃自觉心下烦闷,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堆积起来引起了头疾,她将手肘放在桌案上,撑着脑袋轻揉穴位,眉间皱出一个“川”字。

  云惜哑口无言,见梅妃娘娘烦闷,便答应了一声,招呼着殿里伺候的丫鬟一同出去,使唤两个伶俐的丫头在殿外候着,自己亲自去差人传娘娘口谕。

  近日事情确实繁重,除了平日后宫常有的闹事,南宣国求亲一事便惹得梅妃娘娘几日几夜未曾闔眼,今日梁小姐和靖王爷又出了事,云惜打心底心疼自家娘娘。

  ◎

  建威大将军府。

  月白惊吓过度,大夫来看过之后只叮嘱要多加休息,煎服了一贴定神的药膳后便睡下了。

  睡梦中一直有一群可怖的嘴角出现在她面前,又梦见自家小姐死于非命,月白沉睡在睡梦中,有如鬼压床一般,想挣扎着醒来,却一直睁不开眼睛。

  棹棋派人将筱儿送回秦侍郎府后便一直留在月白床边守候着,他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只见过几面的女子。

  在跟随王爷和司先生偷偷跟踪梁小姐的那段日子里,他的目光不总停留在光鲜亮丽、穿着华美、装扮高贵、面容精致的梁小姐身上,那个跟在小姐身后,总爱穿一身如同她名字一般素净的云星千水纱裙的月白独独吸引着他的目光。

  后来稍有接触,才发现月白不仅单纯善良,看似精明之余更是冒着一股子傻气,惹得棹棋怜爱不已。

  棹棋倚在床边轻轻打盹,默默守候着月白,待到太阳快落山时,月白才从梦中惊醒。

  “啊!”月白大喊一声,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喘着粗气。

  这一声将倚在旁边的棹棋惊醒,他连忙扶住月白,拿起放在一边的手帕替她轻轻擦拭额角的汗珠,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月白看向棹棋,连忙抓住他的手臂,有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借住他手上的力气慢慢坐起来,焦急的问道:“小姐呢?我家小姐呢?”说着,眼眶就湿润了,几颗豆大的泪珠就夺眶而出,她本就爱哭,梁焕卿在时也常常笑话她。

  棹棋顿时慌了,他轻抚月白的背,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家王爷在得知梁小姐出事后第一时间就赶去了,王爷武艺高强,为人机敏,他一定会救出梁小姐的!”

  说实在的,棹棋也不知道如今情形如何,事发突然,他留在将军府照看月白,一时间王爷也未曾传消息回来,他托梁伯给营中将军传信时已过去了太长的时间,也不知道眼下梁焕卿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可棹棋相信王爷一定会救出梁小姐的,于是他也信誓旦旦的对月白如此说道。

  月白心思单纯,极其容易糊弄,棹棋再多安慰几句,便不再哭闹了,许是药物的作用,不多时便又睡了过去。

  趁着月白睡着,棹棋唤来几个将军府的丫鬟在门外守着,自己回王府准备调暗卫去增援王爷。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088254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