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梁寂!”齐望舒张开双臂挡在魏深帐前,任梁寂怎样恼怒都不肯让步。

  梁寂也是气糊涂了,如今还只顾着惩罚魏深,却不知此时最重要的是救梁焕卿。

  然而齐望舒和赵钊想的透彻明白,他们竭力挡在梁寂面前,以防此时他做出点傻事来。

  “公主,烦请您让一下,这是臣下家事!”梁寂握着剑的手不住的颤抖,像是预发的羽箭,正稍稍的蓄力。

  “魏深是我天朝将军,有着父皇钦授的羽翎朝服,要论家事,天朝疆土广阔,子民虽上千万有余,可无一不是我王室附庸。梁寂,我知你听闻焕卿出事心急如焚,可你如今有些本末倒置了,当务之急难道不是派兵搜山吗?你倒好,先是惩戒下属,你这是给贼人有可乘之机!”齐望舒紧蹙双眉,盯着梁寂的眼睛一字一句厉声说道。

  梁寂听后,开始有些迟疑。

  而此时魏深被医官搀着从帷帐中走出来,还未等众人发现他时,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匍匐在地上,朝着梁寂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医官不忍,不住上前劝道:“小将军快起来吧,你身上伤口被利器绞烂,方才才敷上药,眼下再乱动,这肩周可要落下重病的呀!往后再想上阵杀敌可难了!”

  魏深挣开医官的手,缓缓抬头看向梁寂,他双目通红,嘴唇因失血过多变得煞白,面上毫无血色,几缕散落的发髻飘忽在额前,整个人落魄不堪。

  他说道:“请…将军赐罪。”

  魏深是典型的军人脾气,倔犟又认死理,忠心不二。

  赵钊看着魏深这么说,生怕梁寂动怒在魏深伤势还未痊愈之时重惩魏深,于是也毫无征兆的跪在魏深身侧,拱手对梁寂说道:“将军,将军,此时最重要的是去救大小姐,而当下能清楚说出小姐遇害地点的只有魏深,还请将军宽恕魏深几日,让他戴罪立功,赵钊也愿与将军一同前去营救小姐,望将军息怒!”

  魏深看了看往日的竞争对手赵钊,神情复杂的说不出话来。

  齐望舒深受感动,也不忍梁寂此时就惩戒魏深,于是她不动声色的抓住梁寂的手腕,趁着梁寂错愕之时抢在他前面说道:“眼下也只有这样了,赵钊,你且速去遣一队精兵良将,我们即刻出发!”

  赵钊当然知道公主的意思,立刻抱拳领命,与梁寂跟前告知一声便速速跑开。

  梁寂此时也冷静了下来,他深沉的看了一眼魏深,魏深垂着脑袋不敢说话,肩膀却止不住的微颤,不知是太疼还是害怕。

  梁寂说道:“待到伤养好后自去领罚!”字字铿锵有声,却也让魏深暂且松了一口气。

  “是!”魏深攥着拳头用力答道。

  梁寂没再看他,拂袖便要往营门口前去,披风衣诀飘飘,气势十足,他倒要看看,那贼人到底是有多大的熊心豹子胆,敢劫持建威大将军府的小姐。

  齐望舒嘱咐医官照顾好魏深后,便很自然的跟在梁寂身后,要一同去营救梁焕卿。

  梁寂发现公主跟在身后时,已经到了营门口,赵钊正带着一行精兵强将列队在门口等他。

  梁寂登时停住脚步,齐望舒一时走神便撞到他身上,额角碰到他肩上硬硬的铠甲,使她吃痛的轻唤了一声。

  梁寂回头看她时,她正呲牙咧嘴的揉着额角,见梁寂看着自己,便问道:“你怎么突然停下了!都不与我知会一声!”

  梁寂目不转睛的看着齐望舒,抬手招来赵钊,说道:“派几个人将公主送回皇宫,以免皇上和梅妃娘娘担心。”

  “我不要!”齐望舒看着就要上前来的几个士兵,厉声说道,“我看谁敢再上前一步!仕途便不想再要了?”

  她这么一说,正欲上前的几个士兵面面相觑,一脸为难的看着梁寂将军,不知如何是好。

  梁寂见此情形,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心下觉得公主实在麻烦。

  任军中谁都知道,梁寂出现这个眼神时便是有些不耐烦了,但齐望舒千金之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哪里惧怕他这种眼神。

  “我要跟你们一起去!”齐望舒倔犟着小脸,迎着梁寂的眼神说道。

  梁寂捏了捏自己的眉间,挥挥手吩咐赵钊备轿,要强行把齐望舒送回皇宫。

  “公主,得罪了。”几个士兵要上前拉齐望舒,想要强行把她送上马车。

  齐望舒在闺中娇生惯养,哪里挣得开平时训练有素的士兵,她大喊道:“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可是公主!你们弄疼我了!梁寂!你快让他们放开我!”

  可士兵们丝毫不肯松开她,手中力度也越来越重,眼看就要上马车了,齐望舒百般无奈之下抓住了车门,用脚死死地抵住车轿,怎么也不肯上马车。

  梁寂此时已转身要上马出营门,她情急之下大喊道:“梁寂!你要是把我送回宫,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梁寂顿住脚步,齐望舒眼眶含泪,轻声说道:“南宣国来求亲了,父皇欲将我远嫁……你在将军府同我说的那些,全都不作数吗?”

  赵钊等人一脸疑惑的看向梁寂,不知发生了什么,平日里看似丝毫没有联系的将军和公主,竟也突然有了此般关联,倒教人摸不着头脑。

  梁寂叹了一口气,挥手示意士兵松开齐望舒,不知为何,他好像总遭不住女人受委屈,梁焕卿如此,齐望舒也是如此,可好歹焕卿是自己家妹…如今却也生死未卜…

  齐望舒破泣为笑,提着裙子小跑到梁寂身边,笑着仰头看向他。

  梁寂顿时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便握着腰间的剑柄自顾自的飞身上马,赵钊很懂眼色的牵来一匹矮小一点的马至齐望舒身边,将缰绳呈给她。

  齐望舒接过缰绳,看了看梁寂,随后也上马跟在梁寂身侧。

  梁寂余光瞧见齐望舒也上了马,便扬鞭催马,一行人见将军打马而行,便也速速上马跟上前去营救梁焕卿。

  ◎

  看守营门的守卫见将军欲出营,便移开障碍,秦瑞兰见后便连忙到营门前等着,她期望着能看到熟悉的面孔。

  果不其然,在队伍最前面,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便是建威大将军府少爷梁寂,秦瑞兰连忙喊道:“梁寂哥哥!”

  秦瑞兰从前与梁府来往密切,与梁寂当然也是熟识,因梁寂年长她几岁,平日里便同焕卿一起称他为兄长。

  梁寂闻声望去,便看见了秦瑞兰,连忙下马朝她走去。

  秦瑞兰见到梁寂后,这一天受到的惊吓全然爆发出来,神经瞬间崩溃,她涕不成声的说道:“卿卿…卿卿她…”

  梁寂轻抚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我都知道了,待我抓到他们,定不会放过那些贼人!”

  “兄长此时可是要去救卿卿吗?”秦瑞兰见他们整装待发,不禁问道。

  梁寂点头。

  还未等他说话,秦瑞兰便焦急的拉着梁寂的衣诀,说道:“我也一同前去!”

  “不行!”不容秦瑞兰再说什么,梁寂坚决否定。

  “可只有我最清楚卿卿是在哪儿出事的!”秦瑞兰也不容置喙的说道。

  她现在无法镇定下来,必须要做些什么才行。

  “我会派人把你送回秦府,你莫要再胡闹了!”

  “我不!”

  看着他们这样僵持不下,赵钊上前劝道:“将军,眼下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了,大小姐还等着我们……”

  梁寂回头看了一眼赵钊,赵钊立马噤声不敢言语。

  他又看了看秦瑞兰,沉吟片刻说道:“跟在后面不许强出头,必要时保全自身!”

  秦瑞兰点点头,骑马跟在梁寂后面,这时她才发现队伍中还有一位女子的身影,定睛一看,原来是公主,她稍稍福了福身子行礼,齐望舒点点头,随即便跟着队伍打马飞奔而去。

  此间,秦瑞兰告知梁寂,靖王爷和京兆府傅元大人已先行去救援,梁寂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下。

  官府的人去了,想必贼人也不敢再肆意猖獗,怕是早就跑的无影无踪,只要全力追寻梁焕卿的踪迹即可。

  这么想着,梁寂又挥起马鞭,加快了行军步伐。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094943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