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二十章 : 花朝 十四

第二十章 : 花朝 十四


  待到花朝节拜花神的典礼结束后,众人便回寝殿准备收拾行李回上京。

  兄长派人过来跟我说到时候让我随着他的车轿一同回府。

  我并不太着急回去。等到众人皆离开荣华殿后,我便让月白扶着我去山间转转。

  ◎

  来到祁山也有两三日了,成日便忙着与那些夫人小姐周旋,都还未曾好好看过这漫山遍野的山花。

  我们来到临荷园的一座小亭子里坐下。

  往年我来祁山拜花神时都住在临荷园。荷园住的女眷也是最多的。

  我站在亭子里,扶着栏杆看着满湖的荷叶,荷花开放的季节在夏日,此时也只能看到星许稚嫩的花苞。

  祁山有风,吹起我华服的衣角。

  月白上前说道:“小姐,不如我们先回桃园吧。你腿上还有伤,祁山风大,切莫再着凉了。”

  我摇摇头,执意要再多待一会儿。

  月白拗不过我,只好陪着我继续吹风。

  我心里乱极了,也不知是在乱些什么,这几日发生的事也太多了,扰的我清净不下来。

  之前一直抗拒与靖王结亲,这两日的接触,倒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万千愁绪扰得我难以平静。让我心烦的是靖王的态度,仿佛一夜之间对我的态度就有了极大的转变,明明那日在明月楼上还十分抗拒我来着。

  “卿卿——”我闻声望去,原来是瑞兰姐姐在亭下看到了我。

  “瑞兰姐姐。”见她上来之后,我特意迎了上去,“怎么?大家伙儿都在收拾行李准备车轿,姐姐却如此清闲?”

  瑞兰姐姐笑道:“府中派了几个嬷嬷过来替我收拾,这才能和筱儿出来走走。”

  她关切地拉住我的手,问道:“腿脚可好些了?”

  我点点头,说道:“本就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瑞兰姐姐叹了一口气,说道:“虽不能严惩幕后黑手赵佩瑜,可还了你清白也是好的。毕竟身为女儿家,有时名声会比性命更重要。”

  我自是深有体会,本来和靖王结亲就已经让我成为众矢之的的人了,若是再背上个妖媚惑主品行不端的名声,即便是梅妃娘娘再护着我,我家族势力再强大,也抵不过流言蜚语。

  我点点头。

  瑞兰姐姐拍了拍我的后背意为安抚,说道:“听闻梅妃娘娘可是十分赏识你的,可曾有说过何时完婚呀?到时候可要生几个胖娃娃让姐姐带着耍哈哈哈”

  说到这儿我脸就红了,嗔怪道:“姐姐尽拿妹妹取乐。”

  我突然想到些什么,故意问道:“秦大人和姨娘可曾有给姐姐婚配呀?”

  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盯着瑞兰姐姐。

  瑞兰姐姐向来皮薄,听到这儿也羞红了脸,嗔怒道:“正说着你呢。你倒是拿姐姐取乐了。”

  我见她这副模样,便看向她身后的筱儿,问道:“筱儿,秦大人和姨娘可有给你家小姐婚配呀?”

  筱儿也是个不嫌事大的,她掩嘴一笑,看了看瑞兰姐姐。

  姐姐立马给她使个眼色,可筱儿偏偏假装没看见似的,笑着对我说:“府中老爷夫人可没少操心小姐的婚事呢。可小姐眼界高呀,老爷给介绍了好几个难得的逸群之才,小姐可是一个都没瞧上。赶明儿呀等梁小姐您成婚了,能托得王爷给介绍几个青年才俊就好了。”

  “筱儿!越发没规矩了!”瑞兰姐姐嗔怪道,佯装要打筱儿。

  筱儿吐吐舌头,往我这边躲躲,说道:“本来就是嘛。那杨公子柳公子皆是人中龙凤,夫人中意的很,小姐偏生觉得人家不好,私底下挑三拣四的。”

  “你这小妮子,越来越没规矩了!”

  我笑着挡住瑞兰姐姐,说道:“平日里瞧秦大人和姨娘不疾不徐的样子,可没成想过他们也有着急上火的时候,可是姐姐太不令人省心了。”

  瑞兰姐姐年长我好几岁,儿时便是同她一起长大,我们俩在一块儿总没个正形。

  瑞兰姐姐听我这么说也不恼我,只是讪讪说道:“你以为谁都有你这么好命呢,父亲兄长官居高位,有无数好男儿任你挑选,如今还被圣上赐婚要嫁给靖王爷。”

  我见她可能有些在意了,便拉着她的手晃着撒娇:“哎呀~我不过才这么说几句嘛~”

  瑞兰姐姐最吃我这套了,她瞧了瞧我,便立马笑了出来,点了一下我的鼻尖,我趁机问道:“那姐姐中意怎样的男儿?倘若我能认识,也好介绍给你婚配呀。”

  我这么一问,瑞兰姐姐倒细细思虑起来:“我最中意的男儿,不需要太聪明,也不需要太有钱,家世也不需要太高。但一定要懂得对我好,能会一些武功,可以保护我。要有上进心,能分辨善恶。最主要的是……”她低头含羞一笑,“我祈愿,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被这番话震惊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也同样是我对婚姻的毕生所愿。

  由此我想到齐景钦这几日待我这般心细周全,也就打消了之前的愁虑。

  “诶?那不是魏深小将军吗?他怎么来了?”月白突然说道。

  我们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正在湖边行走的那个身着玄黑色团纹锦服的看似呆呆傻傻的男子不正是魏深吗?

  许是兄长有事,便让魏深来寻我,可魏深只顾着闷头往前走,目不斜视的他怎么能看到在亭子上的我呢。

  我大喊:“魏——深——”

  月白跟着喊:“魏——深——小——将——军——”

  喊了许久,魏深才听见,他停下脚步四处张望,还是不知道谁在何处喊他。

  我被他傻愣愣的样子逗笑了,拉着瑞兰姐姐便要吐槽一番:“瑞兰姐姐你快看……”

  瑞兰姐姐被我这么一拉扯吓了一跳,我这才知道方才魏深一出现,瑞兰姐姐便一直盯着他,眼下看着他都出神了。

  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道:“瑞兰姐姐…你莫非是?”

  瑞兰姐姐回过神来,见我这么问她,连忙转身背对着我,说道:“你多花点心思在读书上吧。成天净说些有的没的。”

  哼哼,每次说不过我时都让我多念书,我还瞧不出你那点小心思?

  我趴在木栏上,朝魏深挥挥手,大喊道:“这儿——魏深——看这里啊——亭子这里——”

  傻呆呆的魏深转了好几个圈,才看见亭子上有人,他大喊道:“是小姐吗——”

  我真是要败给他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喊了,月白连忙上前:“是我们——你快过来——”

  魏深应了一声,便绕了一大圈才登上亭子。

  他一上来便肃穆着表情朝我行礼:“末将魏深参见小姐。梁将军要先随御林军一同护送娘娘公主回宫,所以特派我来接您回府。”

  我没有在意这些,特意拉瑞兰姐姐到他跟前,说道:“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吏部侍郎秦大人之女秦瑞兰,是我最好的瑞兰姐姐。”

  魏深的表现在我意料之中,他愣了一下,目不斜视的低头朝瑞兰姐姐作揖:“魏深见过秦小姐。”

  我笑呵呵的给瑞兰姐姐介绍魏深,道:“呐。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父兄手下一员大将,人称魏深小将军是也。”

  我说的语气有一些夸张,月白和筱儿都掩嘴一笑。

  瑞兰姐姐也被逗到了,对魏深还礼:“见过魏将军。”

  我见瑞兰姐姐的神情有些羞涩,便不怀好意的故意打趣道:“姐姐……嘶——啊!”

  瑞兰姐姐仿佛怕我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暗自从袖中伸出一只手来掐我的腰。

  魏深看着我们,表情有些不自然。

  既然不能打趣瑞兰姐姐,那魏深,我们府上的家臣,我还不能打趣了吗?

  于是我看着魏深嘿嘿一笑,魏深抬头看我,一脸疑惑问道:“小姐…可是山风太大,吹糊涂了?”

  魏深说话向来直白,我也不同他多计较,再要说些什么时,棹棋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亭子上来了。

  他像是跑来的,刚上来还气喘吁吁的,月白关切的嘱咐:“你慢点呀。着什么急。”

  我们全都看向棹棋,棹棋歇了好一会儿,这才向我行礼说道:“方才我在湖边叫了你们许久,怎么都没一个搭理我的?”

  方才我忙着撺合瑞兰姐姐和魏深,哪有功夫听你叫我。

  我还没回答,月白倒先我一步同他搭话:“你见着我们了只管过来就是了,一时半会又不走,看把你自己累的。”

  我别有深意的看了看他们俩,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容。

  我问道:“你过来干嘛的?”

  棹棋这才想起正事儿,说道:“差点给我跑忘了。梁小姐,我们家王爷在桃园等您,邀您一同回上京呢。”

  我说道:“不用了。回去禀告王爷,我兄长已经让魏深备好车轿来接我了。”

  棹棋说道:“不行呀小姐,我家王爷让我务必邀您一同回去,您大人有大量,就当可怜我,就跟我走这么一遭吧。我这么些小事儿都办不好回去指定要受罚呀!”

  也不知月白受了别人多少恩惠,竟向着外人说话:“小姐,要不然咱们就跟王爷的车轿一同回去吧。之前来时不就是坐那架车轿来的吗?”

  我看了看他们,犹豫了一会儿。

  忽然有一计浮上心头,便笑道:“那行,我便和王爷一同回去。”

  魏深问道:“那?那我这儿怎么办呀?”

  我转身看向瑞兰姐姐,笑问道:“姐姐府上可有备好车轿?”

  瑞兰姐姐不知我是什么意思,只看着我不说话。

  筱儿是个机灵的,她连忙笑道:“府中的车轿坐那几位嬷嬷便刚刚好,倘若再带上我和小姐,怕是路上颠簸会使人有些难受。”

  我对筱儿眨了眨眼睛,笑道:“那瑞兰姐姐便由魏深送回去吧。反正多了一架车轿,多了也是多着,倒不如让你们用着。”

  我佯装肃穆的申请对魏深叮嘱道:“你可要将瑞兰姐姐安全送到侍郎府,稍有差池,我拿你试问!”

  魏深抱拳领命。

  我便由月白搀着同棹棋一行去桃园与齐景钦汇合。

  我下了亭子,走在荷花池边,偷偷去瞧亭子上的瑞兰姐姐和魏深,心中暗自高兴。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290025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