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神皇 > 卿卿醉光阴 > 第十六章 : 花朝-10

第十六章 : 花朝-10


  我们刚到花宴厅时,里面就已经坐满了人。

  梅妃娘娘正坐在主位上,与座下的公主、太子妃谈笑风生。

  我跟在齐景钦身后,齐望舒见我来了,便冲我眨眨眼,我和她对视一笑。

  齐景钦对梅妃娘娘俯身行礼,说道:“儿臣来迟,还望母妃恕罪。”

  我也跟着低头行礼。

  梅妃娘娘笑意盈盈,招手示意我坐到她身边去,我自然不敢拂她美意。

  待到我在位中坐定,梅妃娘娘身后的侍女便替我斟了一杯梅子酿新酒。

  随后梅妃娘娘抓着我的手在掌中赏玩,轻拍了两下,笑着问道:“在桃园住的可还习惯?”

  我从前在祁山拜花神时,因僧多粥少,只有皇室的娘娘皇子公主太子妃才能单独住一座园子,往年我都是与瑞兰姐姐那些官宦小姐们一同住在临荷园的,虽说临荷园也清丽雅致,却不及齐景钦的桃园辉煌秀丽。

  我点点头,说道:“多谢娘娘体恤,焕卿没有不习惯的地方。”

  她笑着点点头,说道:“那就好。你娘亲生前与本宫是姐妹,按理说你该唤我一声姨娘的,可如今皇室有皇室的规矩。但是你在我面前也不用太过拘礼。一家人无需太过生分。”

  “反正你迟早也是要随着皇兄一同叫母妃的。要多习惯习惯。”望舒公主在一旁打趣的说道。

  提起了要结亲的事,梅妃娘娘更是笑啄颜开,拉着我说了好一通体己话。眼下虽还未嫁入王府,可我已然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亲人了,在将军府里父兄常年征战在外,这种天伦之乐是我向往许久的。

  “梅妃娘娘,绘灵敬您一杯。愿娘娘身体康健。”丞相府里的大小姐陆绘灵举起酒杯说道。

  梅妃娘娘闻声望去,也笑着举杯共饮。

  众人看梅妃娘娘饮酒,也跟着举杯共饮道:“愿娘娘身体康健,福寿延年。”

  梅妃娘娘笑着点头,说道:“好,好。你们无需拘礼,这是家宴,不要太过拘束了。”说罢便转身跟身后的侍女说道:“传歌舞。”

  众人推杯换盏间,座下乐师就抬起素手芊芊抚过古琴,奏起了音乐,一众妙龄少女身着霓裳羽衣在庭中翩翩起舞。

  陆绘灵将酒杯放在桌案上,脸上依旧保持着得体大方的笑容,她看向坐在梅妃娘娘身边正在欣赏歌舞的我,笑道:“呀,大将军府里的小姐果真是美若天仙呢,样式和颜色都如此俗气的海棠花戴在发髻上倒也显得你天然去雕饰。”

  陆绘灵比她弟弟陆琛要沉稳得体的多,可言语中虽是在夸我,可无不让人听出尖酸刻薄之意。我知道她是嫉妒了,在我未被赐婚之前,她可谓是上京城中最想嫁给靖王爷的女子,曾多次在各种宴会晚会上与靖王套近乎。奈何陆丞相是太子的舅舅,而太子又与靖王不合,在陆丞相的阻挠下她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行为。

  我本就迟钝,在人多的场合面对这种情况更是不知如何应答。

  正想着该如何回答她时,齐望舒轻轻笑了一声,说道:“那是自然。梁大将军行为坦荡刚正不阿,教导子女更是有方,无论是梁大小姐还是梁寂将军,品行教养都是上乘。曾听太傅说过,相由心生…本公主瞧你,相貌上便就不如梁大小姐。不知其样貌是生来如此,还是后天品行不如人。”

  齐望舒是皇帝膝下唯一的小公主,母妃更是如今后宫中炙手可热的妃子,一般人不敢轻易得罪她,如此她也就养成了口无遮拦的习惯,在面对她讨厌的人时,说话更是不懂得斟酌。

  陆绘灵听了后脸色便黑了,可还是勉强的笑了笑,说道:“公主教训的是。”

  梅妃娘娘并没有多去指责她们,只道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

  望舒公主得意的冲我挤眉弄眼,像是在宣告自己口头上胜过了陆绘灵一筹。

  我举起梅子酒,对望舒公主悄悄拘礼,以示感谢。

  宴会照旧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一曲歌舞作罢,太子妃忽然起身朝梅妃娘娘笑着说道:“母妃,往年花朝节都是由这些乐师舞姬表演,看久了着实令人乏味。”

  梅妃娘娘闻声看向她,略感兴趣的问道:“哦?那依太子妃高见,应当如何呢?”

  太子妃浅浅一笑,道:“倒不敢称之为高见。儿臣曾记得从前在蜀中,家父膝下女儿众多,每当举行家宴时,便由姐妹们前来表演作乐,既有趣又新奇。正巧今日宴会上各家小姐都在此,且不论上京城中小姐都富有才情,就算是胡乱弹曲能博娘娘一笑也算值当。”

  这太子妃原先是蜀中王赵则训的嫡长女赵佩瑜,其父亲赵则训在蜀中地区称王,替天朝皇帝镇守蜀中。因着天高皇帝远,他纳了众多美妾,膝下儿女无数。

  她这话刚说完,就在权贵夫人小姐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怎么可以让她们堂堂官家小姐当众表演呢?都是自家人也就罢了,偏偏上京城中有头有脸的夫人小姐都在这儿,怎么都觉得不妥。

  梅妃娘娘似乎也有些觉得不妥当,皱着眉没答应,太子妃轻笑两声,说道:“如若母妃觉得不妥倒也无妨。只是这年年都看的歌舞表演如今看着实在让人深觉无趣。”

  她突然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说道:“咦?这不是梁家大小姐么?”

  突然被点名,让我稍稍有些紧张,我坐起身子朝太子妃拘礼:“给太子妃请安。”

  梅妃娘娘和望舒公主都望着她,太子妃素来与她们不和,也不知她想搞什么鬼。

  我偷偷看向坐在左侧齐景钦,他只是在慢慢饮酒,也不曾抬头看我们,仿佛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太子妃掩嘴一笑,说道:“都快是一家人了,方才梅妃娘娘也说了不必拘礼,瞧你还这般客气。”

  她看了看齐景钦,又看向我,笑道:“如今上京城中无人不知梁家大小姐要嫁入王府。太子爷也曾与我说让我择一日子去府上给妹妹送些东西。可东宫总有事要忙,却不料过了许久我倒也忘了此事,倒是姐姐的不是了。”

  如今尚未结亲,她就这般与我姐妹相称,倒教我多少有些不自在,但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也不好拂她面子,只好笑道:“臣女在此多谢太子妃美意,感念太子还记挂着臣女,实乃臣女之福分。”

  “妹妹还是这般与我生分。”她笑道:“素闻梁家小姐德才兼备,琴技舞艺更是俱佳。如今在花朝宴席上,方才我一番话已然是扫了娘娘与众位夫人小姐的兴致。倘若按照蜀中王府的旧例,我便要来为大家表演一支舞蹈,可奈何方才的众多舞姬无一能入我的眼,我一人独舞却又不能激起大家的兴致……太子爷与靖王殿下是兄弟,那他日你嫁入王府,我们就是姐妹了。不知焕卿妹妹可愿与我共舞一曲,权当是给母妃取乐助兴,以表身为儿臣的孝心。”

  我心下一惊,断然不能料到太子妃会邀我一同跳舞。我在府中虽不愿读书习字,但因母亲生前善音律,所以在曲艺歌舞这方面还是会去学习的,不过其水平也只能称之略懂皮毛,何来俱佳一说。

  我只好堪堪笑道:“素闻太子妃起舞时身轻如燕,有若天仙下凡,焕卿怎敢班门弄斧。”

  她似乎不肯放过我,依旧笑道:“这里并无外人,你看看在座的哪一位不都是上京城中大家都熟悉的夫人小姐们嘛。既然都是如此熟悉的自己人,又哪里怕丢人现眼。若不是妹妹并未把我们当是自己人?”

  太子妃赵佩瑜说话极其圆滑世故,三两句便堵的我下不来台。

  梅妃娘娘也不好拂她的面子,只好说道:“既然太子妃如此盛情邀约,那焕卿便与她舞一曲,权当给本宫助兴了。”

  眼看梅妃娘娘也应允,我便不好再推辞:“献丑了。”

  太子妃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只要妹妹不嫌弃姐姐舞姿笨拙就是了。”

  说着,便邀我一同去侧殿更换衣服。

  许是担心我出事,瑞兰姐姐也起身向梅妃娘娘请示:“太子妃和梁小姐两个人跳舞看着未免有些不够热闹,臣女不才,也曾学过几年舞蹈,虽说比不上太子妃和梁小姐,不过只是伴舞还是可以的。还望娘娘应允,给臣女一个机会,臣女也想博娘娘一笑。”

  梅妃娘娘点头答应道:“你有这份心本宫实在高兴,便一起去吧。”

  我与瑞兰姐姐对视一笑。

  太子妃见情形开始有变化,便给陆绘灵使了个眼色,陆绘灵果不其然也起身向梅妃娘娘申请加入我们。

  我们四人一行去侧殿更换衣裳,太子妃提议道:“此次祁山之行本就是为花朝节拜花神而来的,不如,我们便跳《十二花神》吧?”

  虽说只是提议,不过也不会有人去反对,我们便一同敲定了舞曲——《十二花神》。

  


  https://www.cdzdgw8.com/52_52104/4293947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dzdgw8.com。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m.cdzdgw8.com